Python社区的指导委员会治理方案引领社区走向何方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9-03-14 11:19

春节假期结束了,大家陆续地重回到原来的生活轨道上。假期是一个很好的休息与调节的机会,同时,春节还有辞旧迎新的本意,它是新的轮回的开端。

环亚娱乐ag88登入Python 社区里,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同样有开启新纪元的意义:在"Python 之父" Guido van Rossum 宣布卸任 BDFL(终身仁慈独裁者)后,Python 核心开发者们历经半年多的时间,终于为新的治理方案选出了第一届的“执政成员”。

2 月 4 日,经过为期 2 周的投票,Python 社区选出了第一届的指导委员会的 5 名成员:Barry Warsaw、Brett Cannon、Carol Willing、Guido van Rossum、Nick Coghlan。

前段时间,我曾回顾了 Python 之父的退位风波、翻译了各种治理提案的汇总介绍、也分析了核心开发者的投票意向(PS:可通过文末链接进行查看)。本文是对此事件的跟踪报道,也是一个阶段性的句号。随着第一届指导委员会成员的确定,Python 社区将迎来一个新的安稳的过渡期。本文的意义,就是向各位 Python 开发者/学习者/爱好者宣告这个好消息。

核心开发者的自治模式迎来如此重大的转变,这本就是一件值得关注的大事。Python 社区的未来走向与此息息相关,而这种治理模式的成败,也会为其它技术社区提供极好的参照系。

1、指导委员会是什么?

关于指导委员会(Steering Council),它是 7 种治理方案中最晚被提出,但却最被广泛接收的一个,最终经过投票成为了社区里新的治理方案。该治理方案以 5 人组成的指导委员会作为最高决策层,并允许在必要的时候,将决策权委派给其它团队或开发者代表。

指导委员会拥有至高的权力,但它的行事原则是:boring、simple、comprehensive、flexible and light-weight,具体而言则是,通过设定一系列的基础性的、清晰的、灵活的、轻量的规则及流程,来“指导”社区的治理工作。

指导委员会可以直接行使某些权力,例如批准或驳回 PEP、更新项目的行为守则、跟软件基金会一同管理项目资产等等,然而,过分行驶权力的方式并不受鼓励。指导委员会与其它治理提案的关键区别就在于,它将扮演规则制定者的角色,指导、引导以及协调社区工作,只有在关键时候,才会行使最终的裁决权。

指导委员会的职能是:

Maintain the quality and stability of the Python language and CPython interpreter,维护 Python 语言及 CPython 解释器的质量与稳定性

Make contributing as accessible, inclusive, and sustainable as possible,尽可能使做贡献是便利的、包容的与可持续的

Formalize and maintai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ore team and the PSF,巩固核心团队与 Python 软件基金会的关系

Establish appropriate decision-making processes for PEPs,为 PEP 建立恰当的决策流程

Seek consensus among contributors and the core team before acting in a formal capacity,为贡献者与核心团队寻求共识

Act as a "court of final appeal" for decisions where all other methods have failed,当其它所有方法都失败时扮演“最终裁决法庭”的角色

这个治理模式是借鉴自 Django 项目,详细内容参见 PEP-13。

2、指导委员会的成员?

指导委员会的固定成员是 5 人,最多允许两人来自同一家企业。换届频率是每个Python发行版本。成员可连任。支持不信任投票(即弹劾)。

现在来看看第一届当选的成员:

Barry Warsaw:自1995年起成为核心开发者之一,荣获 2014 年的弗兰克·威利森纪念奖。目前供职于 LinkedIn(已被微软收购,也即供职于微软),业余爱好是音乐和太极。

Brett Cannon:自2003年起成为核心开发者之一,荣获 2016 年的弗兰克·威利森纪念奖。曾担任 Python 软件基金会的执行副主席。目前供职于微软,负责 VSCode 的 Python 插件项目。

Carol Willing:Python 核心开发者,Jupyter 核心开发者及 Jupyter 的指导委员会成员。自由职业,兴趣在于科研及教育项目。

Guido van Rossum:Python 的创始人,被称为“Python 之父”,长期领导 Python 社区的发展,直到此次的退位风波。目前供职于 Dropbox。

Nick Coghlan:自2005年起成为核心开发者之一。目前供职于 Tritium。

弗兰克·威利森纪念奖

注:弗兰克·威利森纪念奖,即 Frank Willison Memorial Award,该奖由 O'Reilly 出版集团设立,颁布给为 Python 社区做了突出贡献的个人。设立于2002年,每年颁布一次。

这些成员都是多年的资深核心开发者,为 Python 发展做出过长足的贡献。最值得一提的当然是 Guido van Rossum,他并没有离开决策层。事实上,Guido 是自荐成为候选人的,并且是 17 名候选人中最早自荐或被提名的几个人之一。

在当选之后,其他人都在 Twitter 上转发了好消息,而 Guido 不置一词。这留下了一个悬念:Guido 出于什么考虑而决定重回决策层呢,又将会扮演怎样的角色呢?

3、开源技术项目的发展?

要发起一个开源的技术项目,似乎并不难,然而,要使它推广到广大的技术群体,打造出完整的技术生态,并且持续健康地运作下去,这就太难了。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Bootstrap 5 将彻底移除对 jQuery 的依赖。我不由地想起半年前,Github 也宣布了完全放弃 jQuery。jQuery 是著名的前端开源项目,几年前一统江湖盛极一时,然而随着 MVVM 框架的崛起,目前已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

jQuery没落,群雄争霸

这揭示了技术项目发展的第一大难题:保持技术的领先性。近几年,Python 凭借着在人工智能和科学计算领域的赫赫战功,成为了众多开发者追捧的对象,对我等追随者来说,真是喜闻乐见。乐观地想,Python 至少还不会因为技术原因而没落。

去年,技术社区里还发生了一件大事:Linux 之父 Linus Torvalds 宣布要无限期休假。这个新闻跟 Python 之父的退位相比,所引起的轰动效应可要大得多了。

这两件事有很大的相似性,引发了我的好奇心:开源技术项目所重度依赖的灵魂人物离开了,它们如何才能继续健康地发展运作?

这个话题对我等小小的边缘码农而言,实在是超出能力范围而无法回答。所幸的是,他们又回归了。不过对于核心开发者们来说,这个话题迟早要面对,现在的风波就是一个预警。

Python 社区贡献出来的指导委员会治理方案,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会引领社区走向何方呢?拭目以待。

购买咨询电话